2017/09/10 陳宏銘

為何你需要閱讀這篇:當長期照顧成為每個家庭的問題,照顧者除了依靠自己與政府政策外,遠端醫療、智慧家居、及觀念改變都是可以協助照顧者輕鬆許多甚至喘口氣。我們務必要善用科技及資訊的力量,不讓兩代同垮的憾事輕易發生。

 

在 2016 年底,醫師宮本顯二、宮本禮子夫婦的《不在病床上說再見》著作,引起以長壽為榮的日本譁然。 宮本醫師主張人到老時應順應自然生息,不應違背人的尊嚴,用各種無效醫療延長人類的痛苦餘命。當歐美只有 20% 的人在醫院過世,少有長年臥床的老人時,宮本醫師夫婦藉此探討另一種臨終的選擇:自然善終。

 

當台灣即將在 2025 年邁入超高齡社會,衛福部也啟動「長照2.0」計畫,但非自然的長壽不一定是每位高齡者所期望的。 當面臨告別,在多福多壽多福氣的觀念下,在台灣其實只有「強行續命」的抉擇。但連醫界人士都承認,台灣的臨終醫療,其實只是反覆受苦,龐大的醫療支出,也連帶著影響照顧者的家庭。

 

台灣用葉克膜(ECMO) 占全球半數

台灣加護病房的密度是全球第一,長期依賴呼吸器維生人數是美國的 5.8 倍,占全球半數。 家中若沒有過親人使用呼吸器的經驗,無法體會依賴呼吸器度過餘生的人,是如何活得不成人樣。若高齡者還伴隨著失智或其他疾病,對家人及親屬的折磨,更是容易讓照顧者身心崩潰。無法挽回患者、卻不捨中斷治療的苦痛,糾結著每一個無效醫療者的家屬,搶救最後生機的呼吸器及葉克膜,因而淪為殘忍的人生終點站。

 

其實若醫療無法使病情好轉、減低病人痛苦,就如同在干擾病人自然告終。 歐洲國家力推「老後無長期臥床」,平均臨終前臥床僅約兩週。在歐美人的普遍認知裡,高齡者到了臨終期會自然而然失去食慾,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使用經腸道營養或點滴等人工補充營養的方式為高齡者延命,也就是干涉他人的自然發展,反而被視為一種侵害人權與倫理的行為,更會被認為是在虐待老人。

 

長照,實為臥床的折磨

衛福部健保署統計,光 2016 年健保醫療費用總計約 5,656 億元,其中有 2% 用在長期依賴呼吸器的支出上,呼吸器依賴患者(連續使用 21 天以上)共 16,902 人,醫療支出約 120 億元,平均每人約 71 萬元。 很多患者長期依賴呼吸器維持生命徵象,使用時間最長的是一名生產過程發生意外的女性,從 2003 年至 2016 年,前後 14 年全都躺在病床上。長照,成為臥床的折磨。

 

日本,在 2007 年一位失智症男性患者(當時 91 歲),趁家屬及看護疲勞以至於不注意時,出門獨自行動,意外死於平交道事故。一、二審時家屬皆認同照護過失,最後判決死者 91 歲的妻子必須對 JR 東海鐵路公司支付賠償金。如果最高法院也做出同樣的判決定讞,無疑地,全日本的失智症患者將面臨此後被徹底禁閉在家中的命運。

 

除此之外,日本對高齡者的限制不僅僅限於行動上。 例如有些醫院碰到長期臥床的高齡患者出現劇烈身體動作時,會用布條將他們的身體或手腳綁在床欄上。醫院常會有這類解釋:「亂動時腳卡進床欄裡,有可能會骨折」、「一切以患者的安全為優先」。 站在醫護機構的角度來看,為避免法律風險及作業上的便利,高齡者的人權及尊嚴,現在不值得一提,未來也不會存在。

 

和國外自然壽終正寢的方式相比,日本的高齡者臨終醫療,在患者已經不省人事的狀態下,還要用點滴或經腸道營養來讓肉體繼續活下去,不管怎麼想都太怪異了。這也不是高齡者、甚至家屬所期望的結果。

 

居家照顧的困難及可行性
由於長照機構的缺乏及需求不對等,在家自行照顧就成為唯一選項。 在鄉下地方,許多高齡者其實是不願離開居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搬遷到安養機構,即使房屋甚至是處處漏水。身為需要在家擔當長期照顧的親人,會面臨什麼樣的困難及風險?
1. 經濟上的萎縮
根據調查統計,台灣失能人口竟有高達六成是由家庭獨力照顧,三成選擇聘請外籍看護,僅有一成五使用政府的長照服務。 近年新聞的社會版開始頻繁報導長照的議題,述說下流老人的生活困頓,主因就在於當經濟衰退及支出增加,政府的長照 2.0 政策或看護申請,能否減輕經濟負擔。

 

2. 照顧的技巧
根據統計,超過 6 成的民眾,第一次開始照顧親人,是在住院或就診之後。 剛開始擔任照顧者,最困難的時間點應該是剛回到家的前期,馬上面臨如何幫被照顧者料理傷口、如果有帶管路回家(尿管、氣切管、鼻胃管)該如何照顧? 這些技巧都可透過民間互助協會來免費學習。

 

3. 照顧者的壓力調適
家庭照顧者往往需要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獨自照顧被照顧者,更甚者還需背負一家的經濟重擔。 照顧是一個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全天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的工作,其中的壓力只有身為照顧者才會清楚。照顧者的身心疲憊常導致失眠、背痛、頭暈或頭痛,目前政府機構及民間團體都有提供「喘息服務」減輕負擔。

 

4. 遠距居家照護
智慧手機及 wifi 的普及,讓遠距醫療變的更容易。 從有網路視訊起,IT 產業與醫療界就想發展遠距醫療,讓患者不再需要長途奔波勞頓,特別適合慢性病長期診療、緊急醫療照護等服務。以臺大醫院為例,目前就提遠距照護服務,並有提供儀器 14 天的試用期。

 

5. 智慧家居的應用
最近亞馬遜(Amazon)及蘋果(Apple)都對健康照護產業展現興趣,包括電子病歷及遠距醫療的開發。 高盛稱亞馬遜可以將智慧音箱Echo,以及虛擬助理Alexa應用在臨床領域,並建立或購併遠端醫療和遠端患者監測技術。CNBC指出,未來可能可以直接在亞馬遜應用程式上看虛擬醫生,拿到藥物處方簽,按下購買按鈕就可等待藥物送貨到府,看病完全不需出門。

 

人口老化是全球共通的問題,居家照顧的可行性與方便性,隨著科技的進步日益提升。以智慧家居來說,還有更多的協助照顧者的工具已被開發著(或正被開發中)。

 

智慧家居對長期照顧的幫助

以長期照顧而言,行動不便的高齡者除了輪椅外,最多的時間還是停留在床上,並成為居家照護最容易發生意外的地方。 為了減少高齡者的上下床發生意外,有智慧床墊可以監測及發出訊息至照顧者的手機提醒;為了避免睡眠呼吸中止,有智慧床墊可以抬升患者的頭部及頸部;為了避免長期臥床得濕疹或褥瘡,也有智慧床墊可以由身下的床體供風,並具備調溫功能....。透過互聯網科技,精神緊繃的照顧者終於有機會喘口氣,減輕長照壓力。

 

各類型 AI 人工智慧機器人,將是長照最大助力。 在 9 月初「2017亞洲工業4.0暨智慧製造系列展」中,國內廠商上銀就推出醫療機器人可以協助下肢肌力訓練及水療系統等照護設備,為高齡者的照護提供省力簡易的設施。至於類人形機器人則有 Pepper 等,目前已經可透過觸控面及語音互動,未來還等待開發商進一步的完善功能。

 

智慧家居目前著重在語音辨識上,讓能言語的高齡者能自己協助自己。 高齡者的退化過程中,通常都由關節退化開始,其次是組織器官退化,最後才輪到語言能力退化,因此智慧家居(音箱)能協助關節退化及行動不便的高齡者,對生活有更高的自主性,並延緩需要長期照顧的負擔及時間。

 

結語
長期照顧的問題,預期在這未來幾年將逐漸受到重視,無他,高齡化社會所致。 如果不選擇療養機構而自行照顧,照顧者需要更多實質上的幫助,這些幫助可以透過政府機構、遠距醫療、及智慧家居等方式達成。除此之外,高齡者在臨終期是否需要延命措施,更依賴於家屬的觀念轉換,讓生命依循自然的腳步逐漸枯萎,對照顧者及被照顧者而言,有時更是一種解脫。

 

 

 

 


 

 

參考資料

不在病床上說再見

台灣用葉克膜 占全球半數

長照,名為臥床的「折磨」?

為什麼歐美少有長年臥床的老人?

 


上一則:減輕長照負擔 兼具防褥瘡及恆溫控制的智慧床

下一則:熱帶及亞熱帶氣候專屬,會呼氣的智慧床!

 

關鍵字:長期照顧, 遠端醫療, 智慧家居